欢迎书友访问天美小说
首页玫瑰色焰火(师生年下1v1) 金戈铁马游戏工作室

金戈铁马游戏工作室

    第十三章  金戈铁马游戏工作室
    被苏期溪训了一顿的旷野,心中又烦又堵。
    他从来没见过苏期溪这样不解风情的女人。
    看到她手边的信封,旷野也猜到了她心中的苦闷。
    像她这样的人,一定对于这笔钱不知如何是好吧,那不如就让他来告诉她,他对于“付清事件封口费”的合理支配。
    取之于李德华,用之于李德华,也算钱尽其用,没有浪费。
    他还露出手臂上的伤口,希望得到她的赞扬或者是褒奖。
    谁知得到的,确实不咸不淡的批评。
    “以后不要这样做了。”苏期溪说。
    她还赶他走,让他回去上课。
    她可真吝啬,连几句好话都舍不得说。
    刚好章明戈又无事生非,来找旷野闲聊。
    金戈铁马:[有空吗,来打游戏?]
    旷野:[老地方?]
    金戈铁马:[换地方了。我之前不是准备开游戏工作室搞代练吗?地方定下来了,同乐村七十七巷。办公室刚搬完,旷老板你不是准备入股吗,今天过来视察下呗。]
    章明戈发了个定位。
    金戈铁马:[就是之前那几个兄弟没开除,办公室烟味儿大了点,旷老板您今天过来担待点儿。]
    旷野一听游戏工作室就来劲了,连忙答应他见面。
    可腿刚迈出教室门口,他又退了回去。
    旷野:[不好吧,我还是少逃课,最近被老师注意到了。]
    金戈铁马:[什么逃课,这叫追求自由。]
    旷野:[新来了个实习语文老师,管得可严了,下午还有她的课呢。]
    金戈铁马:[别废话,快过来。]
    金戈铁马:[好看吗?发个照片。]
    旷野:[没有]
    金戈铁马:[偷拍一张呗,我最喜欢看女老师了,你懂的。(阴险)]
    不知为何,看到这条消息的瞬间,旷野脑子里涌出一股愤怒。
    他分不清这愤怒从何而来、为何而生。
    他只是愤怒。
    旷野:[你还想看她照片?你一个高中辍学的想什么呢,人家师范大学的正儿八经大学生,做梦吧你,轮得到你吗?]
    章明戈莫名其妙。
    他实在不明白旷野到底怎么回事。
    青春期的男生总是会有很多接触黄色小视频的途径,也会相互交换资源,关系好的会更深一步详聊,交流一些“肮脏”但是刺激的个人喜好。
    在从前,旷野并不排斥这些事情。
    金戈铁马:[我看你是有病,不发就不发,骂我干什么?]
    旷野:[就是骂你,怎么你不服吗]
    金戈铁马:[你反应这么大。]
    金戈铁马:[有必要吗,一个女老师而已。]
    金戈铁马:[到处都是女老师,网上更多,你就因为一个女老师跟我吵架?]
    金戈铁马:[我看你是喜欢她吧]
    章明戈打完这几句话,就没有再说话。
    旷野的目光凝在最后一条消息上。
    我看你是喜欢她吧。
    你是喜欢她吧。
    喜欢她。
    刹那间,彷若醍醐灌顶般,旷野对自己这莫名的愤怒有了解释。
    就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觊觎一样愤怒——更何况那根本不是他的。
    旷野觉得手机在这一刻发热发烫,烫得他手都握不住。
    他怎么可能喜欢苏期溪呢。
    或许是自尊心作祟,他羞于承认他的爱慕,只好找各种理由去贬低她。
    她漂亮吗?好像也不是漂亮到第一眼就让人惊艳的程度。
    她身材好吗?抱起来蛮轻的,但胸也没看上去那么大,胸垫很厚。
    她温柔吗?一点都不温柔,简直凶死了。但是作为一个老师,确实应该对坏学生严厉约束。
    长达半分钟的时间里,旷野都在想方设法地找出苏期溪不值得喜欢的理由。
    但是好像……没找到。
    金戈铁马:[怎么不说话了?我猜中了?]
    旷野只能匆匆回复他几个字:[别瞎说]
    章明戈发来恍然大悟的表情包:[那你不来就不来呗,骗哥们无所谓,别把自己骗了就行。]
    见旷野不说话,章明戈又说:[如果你下午没来,那我就默认你思春了哈。]
    旷野握着手机,“腾”地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数学老师无奈的目光和全班同学看好戏的神情中昂首阔步地走出教室。
    他需要向自己的兄弟证明一下,他并没有那么喜欢苏期溪。
    一场春梦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就忘了。
    旷野毫无负罪感地逃了课,去了章明戈开的游戏工作室——这一次,他倒没有再翻围墙了,而是正儿八经地找教导主任请了个假——算作签署保密协议的一些附加条例,吕主任对他的请假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循着手机地图,旷野找了好几次才找到同乐村七十七巷。旁边那一片都是破破烂烂的贫民窟,就七十七巷靠马路边,环境稍微好点,街道也整洁干净。
    说是游戏工作室,其实就是一间不大的门面,门口挂了个手写的【金戈铁马游戏工作室】,走进去就看到几台高配台式机,靠窗的地方摆了两盆一人高的发财树。
    “怎么选这地方,”旷野皱着眉毛东看看西看看,“这地方有点难找。”
    “租金便宜啊!开个工作室很费钱的好不好,经营证还没办下来呢。”
    旷野笑了一下,拍了拍章明戈的肩膀。
    “你章明戈也有缺钱的一天?”
    章明戈耸了耸肩膀,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我爹不疼娘不爱的。”
    旷野没搭腔。
    其实章明戈的身世他自己也藏着掖着,他不主动提起,旷野也就没仔细去深挖。
    有个黄毛刚结束一场游戏,正结算的时候,回头看到了旷野。
    黄毛的眉毛扬了起来,笑得很讨喜:“哎呀,老板,你来啦!还有人要打不?我们仨都时刻准备着呢,麻袋随身都带着!”
    “说什么呢,什么打打杀杀的,咱们都是有正经工作的电子游戏从业人员。”章明戈说。
    旷野也补了一句:“对嘛,什么套麻袋打人,从来没有发生过好不好!都是守法公民。”
    众人嘻嘻哈哈了一阵,拆了几袋零食,组着打了几局游戏,夜幕便这样落了下来。
    旷野捏了一把薯片放进口中,与此同时,因为一万五封口费而不安了一整天的苏期溪,也在下午的语文课结束之后,满怀着愧疚且忐忑的心情,走进了同乐村。
    命运从这一刻起一路狂奔。
    奔向汹涌未知的险途。
    抑或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可以想到,旷野这样一个混不吝的富二代男学生会跟苏期溪这样一个文文弱弱的女老师走到一起。


同类推荐: 恶果(年上 伪叔侄)着迷by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热夏(父女,高H)姜可(H)别逼我心动钻石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