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天美小说
首页玫瑰色焰火(师生年下1v1) 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

    第十二章  英雄救美
    周一的语文早自习,苏期溪如期见到了翻墙出去的旷野。
    她不知道旷野是怎么混进来的——保卫处刘老师的效率奇高,没等到周一,便已经找了两个工人,当场敲了十几个玻璃瓶子,混点水泥就把围墙给糊上了玻璃碴子。
    她拿着书本走到旷野那边,看见他的手肘发青,擦破皮的地方已经结了痂,心中略微有些愧疚,害怕他是翻墙摔到的。
    苏期溪走到旷野身边,刚想开口问问,一看见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面什么愧疚都收回去了。
    罢了罢了,就这一个难搞的刺儿头,他既然爱答不理,她也没必要上赶着关心,演一副热脸贴冷屁股的老师样。
    早读课,因为班主任秦老师没来,同学们来得不算齐整,三三两两入座,闲庭散步般模样。
    苏期溪原本很生气,视这些学生为不尊敬师长的败类,可转念一想,她不过一个实习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李杨林把他那头黄毛染回了黑色,远远看过去人精神了不少,苏期溪正想夸一下他,走近一看才发现——他确实把头发染回了黑色,但是又搞了个锡纸烫。
    蓬松带小卷儿,还有点刘海儿,更衬地那张脸英挺俊俏。
    渣男锡纸烫,看来李杨林同学决定当个渣男。
    苏期溪深吸一口气,忽略了他跃跃欲试的眼神,面无表情地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早知道会遇到这样一群糟心的学生,她说什么都不会给樊城第十三高级中学递交实习申请书。
    早自习连着语文课,李德华照例没有来,付清也仍旧请假。
    苏期溪照着ppt讲完了课,抽几个人回答问题,没人回答就自问自答,一节课照本宣科地过去了。
    还剩几分钟下课的时候,秦老师突然过来探访,未敲门便将苏期溪叫走。
    到办公室才发现,教导主任吕主任也在,办公室的地上摆了个箱子,有人弯着腰在收拾东西。
    “怎么回事?”苏期溪愕然。
    “李老师递了辞职信,”秦老师笑得有些勉强,叫住那个收拾东西的男人,道:“李老师,这是过来实习的苏老师,文件教案之类的东西都交给苏老师就好。”
    一直弯腰从柜子里拿东西的李德华转过身来。
    一见到他,苏期溪就吓了一大跳。
    李德华的右眼眼眶有淤血,颧骨发青,嘴角破了一块,涂着紫药水,左手用白色吊带吊在胸口处,额头还贴着纱布。
    见到苏期溪时,他伸出右手,本想客套地笑一下,谁料到这一笑牵动了脸部的肌肉,立时疼得龇牙咧嘴的。
    “苏老师,我是李德华,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最近加班有点多没空陪媳妇儿,她闹起来了,抄家伙打了我一顿……”
    李德华这样子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连手都给打断了,哪里像是夫妻吵架被打的样子——被老婆娘家人打一顿还差不多。
    想到他做过的龌龊事儿,在她和秦老师面前仍旧睁眼说瞎话,苏期溪一点都不想跟这个人握手。
    李德华只好把手收了回去,脸上有些讪讪的。
    “苏老师,校长让我接你去一下办公室。”
    这时候,吕主任开了口。
    苏期溪想,这大概就是付清和李德华的事情了。
    她开口问了一句,刚见面时特别健谈的那个吕主任仿佛变了个模样,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说“你到了就知道了”,不肯再继续说话。
    苏期溪的心中忐忑不安。
    她心中有个不太好的预感——在强奸,或者诱奸女学生之后,李德华不但没有被公安机关拘留,反而还来学校办了离职手续。
    上了两层楼,到了最顶层的校长办公室,背后的门重重一关,吕主任伸手将门反锁。
    校长姓黄,是个地中海的中年男人,他坐在真皮办公椅上,面前摆着一壶紫砂壶茶具。
    金丝楠木的办公桌豪华且贵气,左右各摆了一盆盆景,苏期溪认出来,一盆是君子兰,一盆是文竹。
    “苏老师来啦!”
    黄校长站起来,示意苏期溪和吕主任落座。
    水壶里的水在此刻沸腾起来,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泡。
    黄校长当着她们的面,取出茶饼,用茶针将普洱茶撬下几撮放进茶壶,又将滚烫的水倒进去,盖上盖子浸泡。
    第一泡茶水他用来洗了茶具,第二泡茶才倒进公道杯里,再从公道杯将滤好的茶水倒进茶杯。
    苏期溪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不慌不忙地过完了一整套泡茶的流程。
    茶杯推到她面前,半个巴掌大小,铃铛形状,看起来一口就能喝完。
    “苏老师,吕主任,先用茶。”
    校长坐回座位,微微笑起来,语气里极为客气,没有几根毛发的光脑袋反射着从窗外照进来的光线。
    苏期溪惴惴不安地一口牛饮,黄校长也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仍是微笑着为她添茶。
    “校长,这是五年还是十年的陈年班章啊?喝起来很醇厚嘛。”吕主任道。
    她喝茶的动作比苏期溪熟练,还能跟校长闲聊几句茶叶。
    “十年的,前天儿我侄子给我从普洱捎过来的,这不才刚开封嘛。”
    “那要谢谢校长款待了啊。”吕主任笑道。
    苏期溪听着他们客气寒暄了许久,茶喝了好几泡,这才步入正题。
    他从右手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档案袋,递到苏期溪面前。
    苏期溪没敢动,吕主任便替她代劳,接过了了档案袋。
    吕主任的表情有些难以形容:“周六的时候,我和校领导到付清的家里找到她了……那个时候她家里就她和李德华……周天我们联系上了付清的监护人,也就是她奶奶,给了赔偿金,让他们签了保密协议……”
    “付清的监护人是她的奶奶?”苏期溪停下了饮茶的动作。
    “对,付清本身就是留守儿童,父母还在前年车祸去世,她奶奶身体不好住在养老院,家境又贫穷,好在她成绩还行,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免费优秀生。”
    档案袋就放在苏期溪面前,黄色的牛皮纸,上面用黑色宋体写着“档案袋”三个大字。
    苏期溪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拆开了它。
    将缠绕的绳子解开,抽出文件,里面果然也是一份A4纸打印的保密协议。
    随着保密协议一同出来的,还有足够厚的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两万块钱。
    苏期溪霍然抬头,直视着吕主任的眼睛:“那……付清呢?”
    吕主任回避了苏期溪的目光。
    黄校长在这时候开了口:“苏老师,我们希望你签下这个保密协议。至于付同学,我们给她安排了休学,打算一年后把她到我们教育集团下面的别的学校……”
    听得此言,苏期溪沉默了许久。
    半晌后,她轻声开口:“那李德华呢?他侵犯了自己班级里的学生,这应该是违反刑法的吧?而且……付清的孩子怎么办?”
    黄校长道:“孩子已经打掉了。让李德华这样不尊师德的老师进入我们的教师队伍里,是我们领导班子的失责,他是被开除的……至于侵犯,苏老师,我们有一个视频,你可以看一下。”
    黄校长将他面前的电脑屏幕转向苏期溪,里面播放着一段录制好的视频。
    这是苏期溪第一次见到付清。
    画面中,一个长相乖巧、下巴尖尖的女孩子亲口承认,她和李老师是恋爱关系,不存在任何引诱或者逼迫的行为。
    付清的脸色苍白,眼底有两团乌青,看起来很是虚弱。
    “苏老师,那个女同学林晓也已经签了协议了。”
    见苏期溪迟迟不肯翻开保密协议,黄校长拿出了另一份文件。
    “苏老师,您别把我们想得这么坏,我们没有任何要包庇李德华的举动。我们去付清家里的时候是带着警察去的,但是付清不认为李德华侵犯了她,她已经满了十六岁,而性同意年龄是十四岁,警方那边也没有办法立案。我们之所以要签署保密协议,一来是为了保护学校的名誉,不让学校被公众舆论关注,二来也是为了保护付清的个人隐私。”
    办公室的窗帘半掩,黄校长的位置逆着光,苏期溪一时间有些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只觉得他坐在阴影里,连说话的声音都浸着疲惫和无奈。
    苏期溪看着盖了樊城派出所公章的那份《不予立案通知书》,又看了看黄校长头顶挂着的“桃李满园  师恩泽厚”的牌匾,一时间觉得有些恍惚。
    且荒谬。
    留守儿童、由奶奶抚养,家庭贫困,成绩不错。
    这和她自己何其相似。
    她与付清的区别,大概就是她的父母尚在,只是各自离婚重组了家庭,而她也没有在未成年时期受到过来自成年男性的引诱或是猥亵。
    相比付清,她自己是何其幸运,才能在这样的地狱开局中完好无缺地活到现在。
    “能告诉我付清的地址吗?虽然我没有给她上过一天的课……但是我想抽个空去见见她。”
    吕主人的脸上露出抱歉的微笑:“付清希望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少越好,苏老师,抱歉了。”
    “啊,这样啊。”
    苏期溪点了点头,在阅读完所有的条款、确认无误之后,在保密协议上签了字,并且用印泥按上了手印。
    “这个钱我不需要了,你们帮我转交给付清吧。”
    苏期溪将信封退回给黄校长。
    岂料黄校长又将信封推了过来。
    “苏老师,在我们招聘到新的语文老师之前,七班的语文课还是得要你费心代课了,这点钱就当你的辛苦费吧。”
    再三推辞之后,苏期溪收下了那笔封口费。
    将信封握到手中的那一刻,她心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又闷又堵。


同类推荐: 恶果(年上 伪叔侄)着迷by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热夏(父女,高H)姜可(H)别逼我心动钻石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