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天美小说
首页玫瑰色焰火(师生年下1v1) 老师,你也不想让校领导知道吧?

老师,你也不想让校领导知道吧?

    苏期溪确实想反悔。
    她意识到了从头到尾都在耍她——相信每一个小学生的煽情作文里,都有去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有的甚至反复去世多次。
    对于旷野这样的问题学生,编一个凄惨的身世,一个并不存在的养母,并不算什么难事。
    她微笑着问他:“医院开的死亡证明和派出所签字盖章的居民殡葬证有吗?如果有的话,去向教务处找吕主任请假,应该不难的吧?”
    少年的表情更落寞了。
    “那些火化所需要的证明都在养母的姐姐那里。”
    他抬起头,诚恳地对视着苏期溪的眼睛,“苏老师,我本来今天可以不回学校的……但是您昨天说了,要抽我回答问题,再加上我养母去世前让我承诺不再旷课逃学,我就回来了。谁知道我刚回来不久,听了一节语文课,围墙上就糊上了玻璃渣……”
    好吧,他不仅是个拙劣的编剧,而且还很擅长临时表演。
    加上他这张脸,想必可以逐梦演艺圈。
    苏期溪听得心里发笑。
    他在故事里说养母是孤儿,现在养母又多了一个姐姐。
    他一定是在侮辱她的智商,编故事都不打草稿。
    最开始听他的故事时,她还正儿八经地动了恻隐之心。丢人。
    “不行——”
    她话音刚落,旷野便迅速地朝她那里探身过来,她来不及后退,嘴唇便触碰到了温热的东西,他人的呼吸近在咫尺。
    ——旷野强吻了她。
    苏期溪听到了“咔嚓”的一声响。
    她震惊了一秒钟过后,便惊慌地将他推开。
    “你在干什么,旷野!你……你!”
    她立即起身后退两步,瞪圆了眼睛,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第一次受到这样的轻薄,而且还是来自于自己班级里的学生。
    旷野不慌不忙地将手机相册递到她的面前,画面中,刚好是两个人“接吻”的照片。
    平心而论,他这张抓拍非常成功,她露出的半张脸在镜头下带着红晕,看起来确实是有些像是坠入爱河的女人的样子——只有苏期溪知道,她脸红是因为低烧,而不是所谓的“坠入爱河”。
    旷野的脸上是得逞的笑容:“七夕老师,我编故事和你好好谈,你又不信我,我只好强来了——毕竟,你也不想让学校领导知道,你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吧?”
    苏期溪的头疼得厉害。
    受到学生轻薄,那可以当作是意外,可他分明是故意威胁!
    太过分了。
    她震惊于他的无耻和放肆,想也不想,便伸手去抓旷野的手机,还未碰到,旷野便迅速地收回了手。
    没有着力点,眼看就要摔倒,而旷野的手臂伸过来,拦住了苏期溪的腰,将她扶到了座位上——当然,他手机摄像头还开着,将这一幕录了下来。
    若是稍加剪辑,便可以将事实歪曲成“女老师对男学生投怀送抱”。
    他得意洋洋地把手机拿到她的眼前晃,毫无学生对师长的恭敬:“七夕老师,你以为只有你可以拍视频威胁我吗?”
    见她不答话,旷野又开了口:“毕竟有李德华和付清珠玉在前,苏老师,你也想步他们后尘吗?”
    他把成语用得乱七八糟,苏期溪只觉得头脑眩晕,无法思考,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先纠正他的滥用成语,还是先想办法将照片视频删除。
    她真的是头一次被自己学生威胁到这种地步。
    简直奇耻大辱。
    苏期溪沉下气来,稳住自己的心神,问他:“你说实话,到底是为什么出校?如果出了安全事故,我这算是包庇你。”
    见她有所松口,旷野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宝鼎台球俱乐部有个台球比赛,第一名奖金一万块,今天下午是半决赛,我入围了。”
    说起他入围半决赛的事情,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骄傲。
    苏期溪难以置信:“你就为了台球比赛的奖金,不惜污蔑威胁自己的老师?你缺这个一万块?”
    “当然不缺,但是……”旷野慢悠悠地拖长了声音,“台球比赛很好玩的,七夕老师,你要过来看我打台球吗?反正你也没有课了,一起出去玩玩呗。”
    他竟然还向她发出了邀请。
    竟然会有人无耻到这种程度。
    苏期溪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人要是出了社会,以他的道德观念,保不准成为社会的毒瘤。
    目无尊长。
    厚颜无耻。
    卑鄙下流。
    “旷野,人要脸,树要皮,你逃学旷课我不管你,但是你这样威胁老师,实在是太过于……冒犯了。”
    她的手抚着胸口,一边顺着气,一边对他好言相劝:“删掉你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我可以原谅你的冒犯,你以后来不来上课、翻墙逃学旷课打架,我都装作不知道。”
    “这可不行,围墙那边被玻璃渣糊上了。”
    旷野大马金刀地在她对面坐下来,上半身前倾,盯着苏期溪气得怒不可遏的脸,笑眯眯地说道:“我打车过去还得一小时呢,七夕老师,不然一起走呗?看看我在台球桌上……嗯,叱……岔风云?”
    他又说了个成语,可惜读音错误。
    “是叱咤风云,不是叱岔风云。你读音念错了。”苏期溪纠正他。
    旷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脸上笑容不减:“哦哦哦,我们七夕老师真有文化。”
    “叫我苏老师。”
    “好的,七夕老师。”
    苏期溪叹了口气,将手放到了裙子的荷包里,悄悄看了一眼屏幕,便开始和他讨论起翻墙的问题。
    “你到了我家阳台,要怎么把玻璃碎片弄下来?”
    “水泥砂浆还没凝固,用晾衣杆把那些玻璃渣捅下来就行了。”
    “万一还有其他的碎片呢,把手割到了怎么办?”
    “七夕,你担心我啊?我带着手套,不怕。”
    旷野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副白色的毛线手套来。
    他的笑容灿烂,这下连老师也不称呼了,直接叫她的名字,听得苏期溪心头一阵郁结。
    “那照片和视频呢?你翻墙过去之后,就删掉行不行?”
    苏期溪好言好语地和他商量,希望这照片不会成为他长期用来威胁她的把柄——经过冷静之后,她自然也知道就凭照片视频,对她造不成什么威胁。她只要向校领导认真解释,也不会被辞退,毕竟是旷野威胁的她。
    但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她不希望刚来学校就闹出绯闻。
    在现在的社会里,如果发生了什么师生恋的传闻,不管是男老师女学生,还是女老师男学生,女性在这方面总是要比男性受到更多的苛责。
    旷野将身子又往前倾了几寸,几乎是要贴着苏期溪的脸了,他的呼吸扫到她的面颊上,她觉得有些痒,不自在地别开了脸。
    座椅后背已经靠了墙,她现在没什么退路,见他不答话,只能继续跟她斡旋:“或者你翻墙回来之后再删掉照片视频也可以,不管是云端还是手机里的都得删掉,不然你以后还会用来威胁我。”
    旷野仍是不说话,敛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期溪的心脏怦怦直跳。
    她紧张极了,放在荷包里的手都出了汗。
    苏期溪根本不敢和他对视,只能看着办公室里摆着的那盆绿植,口中反问他:“怎么,你还真的想继续威胁我?”
    无人回答。
    寂静的办公室里被他,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清楚。
    一片静默里,旷野将手里的白色手套扔到了地上。
    他伸出手,单手捏住了苏期溪的下颚,强迫她的头转过来与他对视。
    他周身的气势变化得太快,瞬间就从吊儿郎当变成了逞凶斗狠。
    逼视她的目光,像是锁定猎物的捕猎者。
    凶狠,桀骜,野性难驯。
    这哪里像是一个学生的眼神?
    说是犯人她也信。
    苏期溪心道不妙。
    果然,他凑近她的耳侧,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七夕,把你的手机从你裙子包里拿出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录音。”
    他的呼吸那么近,苏期溪的耳朵被他的喘气弄得有些痒。
    --
    作者废话:
    我写这么多就是为了这句“老师,你也不想让校领导知道吧”……


同类推荐: 恶果(年上 伪叔侄)着迷by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热夏(父女,高H)姜可(H)别逼我心动钻石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