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天美小说
首页我的脸上一直在笑嘻嘻(权贵X主妇) 125.1我的脸上一直在笑嘻嘻(剧情/平静/擦背

125.1我的脸上一直在笑嘻嘻(剧情/平静/擦背

    676
    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李老先生。
    空气变得很安静。
    我们相对而坐,彼此无言。
    就算是李唯,我想,恐怕一时也很难接受抚养自己长大的外祖父是害死自己母亲凶手的这件事。
    在这场逃杀中,设局者也好,入局者也罢,不过是买定离手、愿赌服输,总有的选择,只有被当作彩头的李唯,才是真真正正的别无选择。
    “李唯,这其中也许有什么隐情,事情不一定……”
    我忍不住开了口。
    其实我知道李老先生大概率是出于冰冷冷的算计,但我还是想让李唯好受一点。
    哪怕只是一时一刻的好受。
    但显然李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没关系,西西,你不用安慰我的。”
    他拿起筷子,夹了些小菜,放进我的碗里,
    “从他把视频交给周家起,就不算是我的家人了,没什么好在意的……你以前最喜欢这家的小菜,尝尝看,还合不合口味?”
    我看了看碗里多出来的烧椒茄子,没有动筷,只抬起眼,担忧地望向他。
    他说的轻描淡写,只两三句就完成了政治切割,然后行云流水地转移话题,低头喝起了粥。
    这太平静了。
    我看着他敛下的眼眸。
    平静的……让我揪心。
    677
    夜宵过后,我本来还想跟李唯再聊一聊,李唯却说忙了一天想先洗澡,然后就进了浴室。
    我没有上床,而是坐在卧室的沙发椅上,漫不经心地听着手机里的短视频,不时瞥过屏幕左上角的时间。
    十一点半。
    李唯进去快一个小时了,而水声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放下手机,站起身,向浴室门口走去,敲响了浴室的门。
    无人应答。
    我的心一沉。
    “我进来了哦。”
    我一边说,一边拧开了浴室的门。
    白雾弥漫。
    VIP病房的浴室很大,我看不清李唯在哪,只能循着水声,走到最里侧的淋浴房前。
    我看到了李唯。
    瀑布般的水流从天花板倾泻而下,李唯站在水中,闭着眼睛,似乎没有听到我进来,湿漉漉的黑发贴在额间,不断有水珠滑落,直落到他的小腹。
    水气氤氲。
    小腹上,三道狰狞的疤若隐若现。
    我的喉咙不由得发紧。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去看他的伤疤,昨晚我每每要看,都被他耍赖躲开。
    我知道,他在努力避免我直面自己犯下的错。
    可我终究要面对这些,也终究要面对真正的自己。
    那个……虽然无意但终究作恶的自己。
    678
    “西西?”
    我猛地抬起头,对上了那双烟色的眼睛,李唯有些惊讶,随即关上了花洒,
    “你怎么来了?”
    我看着他。
    眼角泛红,声音喑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热水的缘故,但总之……我更担心了。
    “你进来快一个小时了,我怕……你晕在里面。”
    他哑然失笑。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刚才……在想事情,一时出神才会这样,西西,这里太潮了,你肩上有伤,先出去好吗?”
    他的语气很温柔,有商有量,没有一点不耐烦。
    但我知道,这是他想我离开的委婉表达。
    我们结婚近二十年,尽管他难过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每次难过,他只会自己在浴室待上很久。
    他从来不说他在难过。
    我猜得到原因。也许是跟我说了也没有用,抑或是本就容易受到刺激的我会比他更难过。
    他理所当然地把我排除在了他的情绪之外。
    我摇了摇头。
    虽然李唯还是那个李唯,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我了,现在的我,显然不能再理所当然地接受他的安排了。
    “我帮你……擦背吧?”
    既然他不肯说实话,我就得找一个留下来的理由,好在我瞥过置物架,发现佣人提前准备了擦背巾,于是立刻拿了起来,又挽起了袖子。
    “不用,你肩上有伤,我让佣人来就好……”
    “那我进来咯。”
    我装作没有听到,径直推开淋浴房的门,走进了淋浴房内。
    显然李唯没有预料到我会“霸王硬上弓”,他的脸上难得地浮出一丝慌乱,下意识地遮住小腹上的疤,随后就要去拿放在一旁的浴巾。
    我当然不能让他就这么逃开,直接拉住了他去拿浴巾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道,
    “我想帮你擦背,就像……咱们刚结婚的时候那样,李唯,你还记得吗?”
    【渣胖的话】:
    春节放飞自我的胖更新新啦~
    擦背小工西西上线~
    宝子们新年快乐呀~


同类推荐: 虚有其表(校园H)阎崇女帝录(NPH剧情向)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膝盖之上(Over the knee)【光与夜之恋陆沉】Arcadia性奴隶小弟弟养成计划网骗(np)我的弟弟是顶流(姐弟骨科,H,病娇)